重生后,女扮男装的我还要去冲喜(牧爷,林少爷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小说:重生后,女扮男装的我还要去冲喜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三崽

简介:清冷仙尊清疏竟然穿到了被虐待的小可怜身上,还要被送去冲喜,关键小可怜还是女扮男装!遇见冲喜对象的第一面,仙尊就摸上了人家的腿,然后……晕了。晚上仙尊一本正经地追着人,道:”你可否再送我一件里衣?“牧辰时只知道老爷子给他选了一位冲喜对象,未曾想是说着文言文,穿着复古风,还大言不惭表示能帮他治腿的“少年”。冲喜,通常以嫁娶女子的方法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。女主古穿今 男主前期轮椅后期站立

角色:牧爷,林少爷

重生后,女扮男装的我还要去冲喜

《重生后,女扮男装的我还要去冲喜》免费阅读

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,清疏缓缓睁开了疲惫不堪的双眼,迎面便是陌生的人影以及从未见过的新奇环境,猛烈的冷意随意识回神瞬间席卷全身。

她只知,她不识眼前人。

突然,尖锐的利器抵在下颚,被迫撑起了脸。

是不同于常见的匕首。

“你这张脸,要是不能好好利用的话,我也不介意用这把水果刀给毁了,别忘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便对上了一双清冷至极的双眼。

下一瞬,身体不受控制般被一股吸力拉扯,直到后背重重撞到了墙上,发出一声痛呼。

“放肆,本座面前,岂容你撒野。”

清疏虽为女子,却是名副其实的仙尊,世人皆知其清冷绝尘,灵力深厚,无一不崇敬。

她所在之地,修仙问道,世人皆向往之。人人长袍,与古人无异,可又立于三界之外,成仙是毕生追求之事。而清疏生来便极有天赋,不过几十年便无人能及,轻而易举便成了第一仙尊。

此时此刻,她本在闭关修炼,正值突破之际,为何却突然现身于此?

且她的灵力为何骤减,竟不足从前的三成。

这陌生的一切,又是为何?

“林清疏,你竟然敢推我,要不是我把你带回来,你现在早饿死在街头了。”

说话间,那人已经拖着泛疼的身子被人扶了过来,原本紧闭的门被打了开来,来人年纪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女孩,身子还在隐隐的颤抖:“夫,夫人,老爷让您把少爷带出来,还,还说…”

没等人说完,清疏便已独自出门。

与身俱来的清冷气息,让人一惊,只一瞬,便觉得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。

于清疏而言,她向来喜静,刚才那声音,太聒噪了。

未曾想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“小疏,爸爸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了,牧家如今只是需要一个冲喜的对象,不论男女,你又正好和牧爷对上了,你不去不行啊。”

“成败在此一举,你知道爸爸一直想跟牧爷合作的,就帮爸爸一次,好不好?”

与刚才那女人相比,清疏只觉得眼前人更加聒噪。

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……她怕是真的要走火入魔了。

这异世,丝毫不像尘梦。

这幅身子,胸口紧紧绷着,太过沉闷。

“你是何人?我与你素不相识,为何在此胡言乱语?”

清冷淡漠,纤尘不染。

若是换上往日的素色长袍,依旧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清疏仙尊。

林志锋愣了好一会才缓过来,说话怎么奇奇怪怪的,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,按理来说现在早就应该大吵大闹了,只是今天这人怎么还转性了。

“小疏,你……还认识我吗?”

怕不是真的因为关了几天,脑子出了毛病吧,现在整个林家就靠他了,这可是千金难买的机会。

清疏并未开口,不可置否。

林志锋面露苦涩,忍无可忍,开口:“刘艳,你给我滚进来,看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,你让我怎么交代。”

无人注意到的是清疏已经独自一人走了出去。

她想走,无人敢留。

阴沉沉的天,云层没有一处的空隙是白的,乌青色布满了整个天空,大雨来的悄无声息,连带着大风都藏着无尽的喧嚣。

路人行色匆匆的寻找避雨的地方,唯独清疏,在雨中独行。

不过片刻,灵力竟然又弱了许多。

遍地的琼楼玉宇……算不上,眼花缭乱。

各式的穿着打扮……难以置信。

总而言之,很杂乱。

—“滴滴滴”

忽然的声音,使得清疏转头。

好多不知名的东西将她团团围在了一起:“背后偷袭?”

此刻,不远处的黑色商务车内悄无声息,坐在后座的人闭目养神,眼镜由链控住,挂在颈间。

助理大着胆子出声:“牧爷,这不是您的冲喜对象吗?”

可并未得到丝毫的回应,车厢里倒显得比刚才的时候更加的寂静了。

许久,终于听见了一句话。

“带进来。”

清疏眉头微皱,时刻保持警惕,她灵力有限,绝不可大动干戈,否则这身子必然是撑不下去的。

“林少爷,我们牧爷要见你。”

助理将话传到,“牧爷”两个字仿佛有什么魔力,现场的躁动瞬间安静了下来,清疏只觉得听起来十分的熟悉。

是那个男人说的。

什么冲喜对象。

清疏贵为高高在上的仙尊,平时怎么会遇见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何况这是以下犯上,自然是不需要她来出手解决的。

也罢,她便见见此人。

雨中,“少年”的身影显得有点单薄,即便如此,却还是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。

这是牧辰时见到冲喜对象的第一想法。

最初,也只是见过照片而已。

这位恶名昭昭的林家少爷,他有点印象,只是今日一见,似乎又觉得有点不太一样。

清疏的衣服已经湿的差不多了,灵力本就有限,不能轻易浪费。

如此狼狈模样,也不想让旁人看了去。

“你便是牧爷?”

她实话实说,此刻所需要的怕也只是一个避雨的地方了。

视线在这人腿上扫过,最终才放在了男人的脸上:“品貌,你当属上乘,并非普通凡人,虽身有恶疾,潜心修养,自会如意。”

牧辰时的脸色瞬间暗沉下来。

他的腿,是禁忌。

助理在驾驶座上听的心惊肉跳的,这位林少爷怎么胆子就是这么大,什么事情不能提,就偏偏说什么呢。

“我可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清疏缓缓开口,从她进来便已经注意到此人的双腿,怕是已经多年。

此人,究竟可信与否,她不清楚,但他的身边,很清静。

比起那对男女所在之地,她更倾向于这人。

牧辰时一言不发,右手微抬,金色的眼镜覆在眼上,漆黑的眸子散发的冷意瞬间被遮盖了些许,竟多了一丝温润如玉之感。

清疏向来清心寡欲,初来异世,她是充满好奇的。

她往日遇见的男人多的是恭敬与尊重,说得上几句的也就只有她的几位师兄,可现在遇见的这些的确大不相同了。

为表诚意,清疏伸手摸向了男人的腿,由上至下,不乏带着尝试捏动,丝毫无视了男人再次暗沉下来的脸色。

“林少爷,你怎么能摸牧爷的腿?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三崽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gyly.com/xiaoshuo/1869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