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:女配撩到了病娇反派最新章节,苏白 裴玉渊小说阅读

小说:重生:女配撩到了病娇反派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一叶思君

角色:苏白 裴玉渊

简介:甜宠+病娇+偏执+穿书+重生  前世苏白努力了一辈子,只为了让家人,恋人多看自己一眼。最终她为他们而死,身死魂消的那一刻终于明白不爱你的人,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回头。  临死她才回忆起上辈子的事情,原来她是个现代人,穿到了书中世界,主角是她的妹妹,而她,一个恶毒女配。  重来一世,她决定冷心冷情。而那些伤她至深的人,却一个个冲到她的面前,口吐爱语。  眼中只有利益的大师兄跪在地上求她回头:“我梦见的我们的婚礼,为什么你不肯爱我了。”  斜肆霸道的魔尊捏紧她的下巴:“其什么此生无缘,本座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!”  冷心冷情的无情道圣尊也为她从云端跌落:“苏苏,我为你而堕落,你若背叛,此生此世都不会放过你!”  前冷情冷肺圣尊后阴鸷霸道反派vs真断情绝爱一心修炼女配

重生:女配撩到了病娇反派

《重生:女配撩到了病娇反派》免费阅读

山顶狂风大作,半夜突然又下起了雨,苏白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。

“嘎吱——”

门被打开,身穿紫色华服的男人手中提着一个食盒,打开的时候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他的笑容一如从前那样温柔和熙,就像是苏白第一次看见他时候的那样,以为自己看见了灿烂的阳光。

“苏苏,吃东西了,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糖醋鱼。”

裴玉渊是苏白的大师兄,她从年少懵懂时光里就爱着的人,倾尽一切,只为他的目光能够落在自己的身上久一些。

可惜,终究是失败了。

“大师兄居然没有去陪小师妹,你们不是都要结为道侣了吗?”她语气淡淡,却透着浓浓的嘲弄。

裴玉渊动作一顿,“你知道了。”

整个灵山派张灯结彩,哪怕是她这冷寂的寒山都能感受到那股氛围。

裴玉渊抓住她的手掌,“小师妹的身体不好,她喜欢我,我拒绝不了。”

苏白看着他,看着这个自己爱过恨过的男人。他永远有无数的理由,将自己抛下。

在裴玉渊以为苏白又要发疯的时候,她拥抱住了他。软软的人儿贴近,仿佛稍微用力就会捏碎。

“大师兄,我为了你,可以断骨绝灵,可是你呢,好像什么都比我要重要。”

裴玉渊曾经对苏白是很好的,是他把苏白从泥潭一样的过去带出来,他带她练剑,他替她教训欺负她的人,所以苏白才会一往情深的扎进去。

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,也不肯放弃。

“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,是你逼我。”

“噗嗤——”

裴玉渊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睛,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,此刻紫色华服破败不堪,胸口破开一个大洞,鲜血滚滚流淌而下。

苏白的灵骨早就给了苏婉,她是个还需要食用五谷杂粮的凡人,怎么会有如此的实力。

苏白低笑,再抬头时眼瞳血红。“我给出去的东西,随时都可以再收回来。”

少女苏白,曾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剑修天才,可惜不慎着了魔修的道,根骨尽碎。

无人知道,真正着了魔修道的人是苏婉,而苏白,是被逼着哄着,用自己的绝佳灵骨换了她一身碎骨。

不过那并不重要,那个可怜兮兮,祈求得到家人,恋人之爱的废物,已经死了。

灵山派大弟子裴玉渊与其小师妹苏婉成婚前日,苏白堕仙成魔,当日斩杀修仙者五无数。将裴玉渊掏心挖肺,苏婉根骨碾碎。

最终力竭而死,被后人可惜。有人称,若苏白并未成魔,她定能成为玉清神尊后当世最强者。

可惜,没有如果。

浓重的夜色中,重重树影后仿佛藏着可怕的怪物。

一行弟子刚刚从魔窟逃出来,每个人的身上都挂了彩,狼狈不堪。

苏婉穿着一身白衣,仿若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莲花,娇弱的倚靠在裴玉渊的怀中。

“大师兄,我好害怕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一男一女,恍若一对璧人。

苏白的手腕也受了伤,此刻正往下流着血。她需要止血药膏,裴玉渊正要递给她,听苏婉娇娇柔柔的说:“我好疼呀。”

回头一看,不过是指甲盖大的伤口,血都没流多少。

裴玉渊犹豫了一下,将药膏递给苏婉。

转头对苏白说:“你等一下,小师妹用完就给你。”

然后就听见苏婉哎呀一声,药膏全部撒在了地上。她眼眶含泪,将落不落,让人舍不得责怪。

裴玉渊一句重话都说不出,“小师妹也不是故意。”

“呵。”苏白的笑声中嘲讽意味浓重。

苏婉身体僵硬,裴玉渊也皱了皱眉。“你何必追究责任,她又不是有意。”

苏白向来听裴玉渊的话,他一开口,苏白不论什么事都会照做。

如果是之前,的确是这样,可现在的她是堕魔重生,将灵山派杀了个七零八落的魔头。

“连一个药膏都拿不稳,这样的废物,还要来历练做什么,趁早回家吃奶得了。”苏白的眼神不加掩饰的厌恶,直白而尖锐。

“废物就要有自知之明,你是靠别人才活下来的,放正自己的位置。”

“够了,苏白!”裴玉渊皱眉打断她的话,“你怎么了,之前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苏白眼神复杂,就是这样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裴玉渊指责的那个人都会是自己。

他笃定了她不会弃他而去,所以他肆无忌惮,随意挥霍苏白的爱意。将她折磨得遍体鳞伤,痛苦发疯。

“我不是这样的人,师兄大可以去问问我究竟是什么人。”苏白欺身而上,目光灼灼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永远都会是你的一条狗,无论你说什么,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开。”

裴玉渊愣了一下,被苏婉拉了拉袖子,刚刚动摇的心神又被拉了回去。

“你在瞎说什么,还不快点和苏婉道歉。”

“道歉?难道我说错了吗,她不是废物?”苏白笑着看向苏婉,只是那笑容瘆得慌,“既然不是废物,就吃我一剑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苏白一点反应时间都没给苏婉留,直接一剑劈下去,苏婉惊叫一声,竟然将裴玉渊推上前。

剑锋惊险的停在裴玉渊跟前,苏白的笑容狠辣又嘲弄:“真是……感人至深。”

她觉得无趣,转身离开。靠在树下调息。

经过刚才那一下,也没有人敢和她说话了。裴玉渊和苏婉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。

苏白在回想自己前世的事情,那时候她惊险堕魔,神智无法控制,做出了许多无法弥补的事情,最后耗尽身体能量而死。

虽然魔力强大,但是那种失控并不是她要的。相比之下,还是修仙更好。

这辈子,她要和她的师尊一样,修炼无情道,再不爱上任何人。

突然,周围响起呼啸的风声,有什么东西悄悄靠近。

他们身上都有伤,不敢恋战直接跑走。

苏婉速度最慢,在快被藤蔓缠住的时候叫住裴玉渊。

裴玉渊犹豫了一下,转身去捞她,中间经过受伤速度减慢的苏白,毫不犹豫的掠过。

又一次被抛弃了呀。

真是毫不意外,苏白看着藤蔓缠绕上身,视线中最后一点亮光也被剥夺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一叶思君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gyly.com/xiaoshuo/3489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