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_薛建成,刘香竹《顶级战神》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顶级战神

小说:兵王

作者:雁祥云

简介: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血狼之王,回乡之时发现母亲受尽屈辱,一怒之下掀起滔天巨浪!背负一身血海深仇,战神隐身都市搅动风云。母亲和女人是他的底线,敢碰她们一分,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!欺辱他的人,终会被他踩在脚下,俯首称臣!

角色:薛建成,刘香竹

顶级战神

《顶级战神》第1章 狼王归来免费阅读

峰林市。

整个市区主干道紧急清场,尤其是市署大楼周边的道路更是全部戒严。

各部门职能人员全都聚集在高速公路口严阵以待。

“听说没?今天要来一位大领导回乡省亲,上头特别交代我们地方要做好接应准备。”

“大领导?到底什么人物啊,居然搞这么大的阵仗?”

“你不知道?就是君主亲封的那位承天圣君啊!”

“啊?是他啊!他可是我们华夏的传奇人物,要是今天能一睹君上的风采,我就是死也无憾了!”

一众职能人员一边等待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

高速公路上。

一辆墨绿色的优尼凯特越野房车,正在飞速向峰林方向疾驰。

房车里,一名身着戎装的年轻男子坐在真皮沙发上,安静地看着窗外风景,目光坚毅从容。

这么多年了,云松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。

十五年前,云家遭到一场家破人亡的浩劫。

一伙不明身份的杀手对云家疯狂追杀,云父用自己的生命作抵挡,换来云松母子逃走的时间。

云母拉着当时才8岁的小云松拼命逃跑,眼看就要被杀手追上,情急之下,她忽然将云松推给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,自己与敌人拼死抵抗。

岂知路人是一名门派武者,他将云松带入深山献给门主,教他武功,在这里一待就是十年。

门主为了锻炼他坚强的意志,便强行将他送到战场历练。

五年征战,云松凭借一身的武艺骁勇善战,还救了一位名叫阳震的孤儿,两人因此结为兄弟,齐心协力组织数万血狼军在战场中浴血奋战,造就其嗜血狠戾,刚毅果断的铁血性格,令敌人闻风丧胆,保得华夏一方土地安宁。

战功赫赫的云松,被华夏君主授予最高荣誉——承天圣君。

然而他始终惦记着昔日家仇,于是他卸下荣耀,毅然回到了故乡。

……

“阿震,调查到我母亲的详细情况了吗?”云松抬头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阳震。

“已经调查出伯母在静安区居住,只是……”

说着说着,阳震居然有些欲言又止,仿佛想要隐瞒什么。

“说!”

阳震无奈,只得实话实说:“大哥,根据调查得知,伯母在那里长期被一个叫薛建成的邻居侮辱欺压,生不如死。”

“薛-建-成!”云松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地念叨着。

阳震通过后视镜,赫然看见一双黑漆漆的眼睛,闪烁着浓浓杀意的绿色幽光。

房车内的空气瞬间降到了冰点,寒意冻的阳震顿时打了一个冷战。

“薛建成现在在哪?”

“这……今天是薛建成大儿子结婚的日子,现在他正在峰林大酒店举办他儿子的婚宴。”阳震立刻汇报道。

“去峰林大酒店!现在,立刻,马上!”

云松的命令里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胁迫感。

阳震一惊!这什么情况?

“啊?之前不是跟市首说好的先去……”

“我说先去峰林大酒店,你耳朵聋了听不见?”

阳震话都还没说完,就被云松无情打断。

此时的峰林大酒店流光溢彩,热闹非常,这里正举办着一场隆重盛大的结婚典礼。

云松从房车上下来,远远就看见门口有一名妇女与几个保安相互拉扯着。

“我也付了礼金,为什么不让我进去?”女人委屈地质问道。

“没有请帖不准进,你特么不懂规矩?别在这里妨碍别人,滚开!”

保安话音刚落,一甩手直接将妇女推倒在地。

云松看到这一幕,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了妇女。

然而当他看到妇女脸庞的时候,诧异的表情瞬间浮现在脸上。

“妈?”云松惊呼道。

云松不可能忘记母亲那慈祥的面容,所以一见面就直接认出来,眼前这个倒在地上的女人,就是他的母亲刘香竹。

“敢打我母亲,你找死!”

话毕,直接一拳打在保安的胸膛上,保安一个趔趄瞬间倒地。

接着,云松拉起刘香竹的手正要进入酒店大厅。

这时,剩余的那些保安连忙冲了过来,拦在他们面前大喝道:“大胆!竟敢强行硬闯婚礼现场,快拦住他们。”

而此时,云松指着这帮保安喝道:“今天我一定要带我妈进去,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云松左右开弓,三拳两脚就将一众保安打翻在地,之后更是堂而皇之地拉着刘香竹的手,大摇大摆地走进酒店大厅。

刘香竹看着云松,一头雾水,一脸的懵。

这时候,保安队长得到消息,慌忙跑到薛建成的面前,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薛先生,有人在外面大闹婚礼,将我们的保安全都打伤,现在已经闯进来了,请您立即做好防范。”

薛建成大惊,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,却见宴会厅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踢开。

所有人看向宴会厅门口,只见云松拉着母亲的手慢慢走入婚礼现场。

“这是谁啊?连老薛儿子的婚礼都敢搅闹,不清楚老薛的背景吗?”

“咦?这女人不是老薛的邻居老刘吗?她旁边那个男人是谁?看着很眼生啊。”

薛建成远远望去,等看清来人是刘香竹时,脸上的表情渐渐冷却。

“刘香竹,你好大的胆子,不请自来就算了,还敢大闹婚礼现场!”

“我妈付了礼金,为什么不能来参加你儿子的婚礼?”云松反驳道。

云松一开口,这才引起薛建成的注意。

他打量着一身戎装的云松,有些不解地问:“你刚才说,她是你妈?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刘香竹失散多年的儿子,我叫云松。”云松开口道。

刘香竹这才反应过来,紧紧抓住云松的手,激动地无以言表。

“你是云松?你,你是松儿……”

然而,薛建成却冷笑了起来,脸上更是一副嘲笑的表情。

“哦,我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老刘十几年前扔掉的那个野种啊!呦呵,看这一身行头,这是当兵去了?在战部是做什么大官的啊?”薛建成的语气中满是嘲讽。

“我已经退役,不在战部了。还有,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,我不是野种。”云松的目光渐渐冰冷。

“退役了?看你这黑瘦的身板,我看是被战部给淘汰掉的吧,还叫我尊重你,哈哈!”

薛建成这话立刻引得参会宾客一片哗然,整个现场到处充斥着不屑和嘲笑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雁祥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gyly.com/xiaoshuo/434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