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_刘玄亮,林小元《邪刀》在线免费阅读

这是一个由贵族所统治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实力不是审核人与人之间的第一标准,而是血统。

血统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标准,血统决定了每个人的贵贱等级,而血统常常是以家族、宗门的形式出现,家族越强,那么不论是家族,还是家族成员都会被社会所认可和追崇。

血统犹如一道鸿沟一般,将这个世界的人分为了上层民和下层民,上层民包括平民和商人、贵族等,而下层民就只有一个,并且是亘古不变的,奴隶。

奴隶没有地位,没有人身自由,甚至连基本的姓名都不配拥有,他们受控于奴隶主,每一天他们只吃一些连牲畜不愿意吃的残渣碎叶。

他们就这样行尸走肉般的活着,什么时候生,什么时候死,都由奴隶主决定。

虽然奴隶主为了方便他们自己,也让奴隶修炼,但以奴隶的实力根本无法反抗他们,就算是奴隶强大到可以对抗一个家族、宗门、甚至是一个国家,这样也没有用,除非他们可以对抗整个世界,毕竟奴隶制度遍布整个世界。

……

玄极门,奴隶窟

这里是玄极门所有奴隶的集中场所,而这里的奴隶大多都是以窑洞、洞穴的形式居住。

玄极门为了更好的掌控奴隶,为他们服务,便制定了一系列针对于奴隶的制度,其中就包括奴隶等级制。

奴隶等级制主要是以奴隶管理奴隶,其等级以下向上可以划分为,五人一伍长,二十人为一什长,百人为一百夫长,千人为一千夫长。

至于千夫长以上,便是由宗门子弟担任,总管管理万人,大总管管理十万人,而所有的大总管由院长管理,院长则是由一位宗门老辈长老担任。

这一系列的等级制度,极大的压榨了奴隶们的所有,迫使他们世世代代居于奴隶地位,而且还不能反抗。

刘玄亮也是玄极门中的一个奴隶,而且还是管理五位奴隶修炼者的伍长。

当初他被他哥传送到这个世界后,便被当地的奴隶贩子给捉住了,然后又卖给了玄极门,充当他们的奴隶。

一直以来他很想摆脱这个奴隶的身份,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,这是不可能的,毕竟在宗门的打压下,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。

不过,他不会放弃的,哪怕还有一丝希望,他就要摆脱奴隶的身份,重新做回自由人。

此刻他来到一处窑洞,刚准备敲门时,里面却传来阵阵激烈之声。

“刘玄亮那小子已经失踪好几天了,不会出事了吧?”

“我看极有可能,毕竟最近我们与朱狗子他们势同水火,说不定刘玄亮就已经被他们给劫走了。”

“妈的,若是如此的话,那我们就得赶快去救小刘兄弟,不然我怕那朱狗子对他下手。”

“诸位别着急,我们还不确定刘玄亮是否在他们的手中,况且此时若去了,势必会造成两方开火,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,所以我们还不如以静制动,静等朱狗子那边的情况,到时候再伺机而动。”

“什么!你他妈的说得是什么话,什么狗屁以静制动,等到朱狗子那边有情况了,说不定小刘兄弟都被杀害了……孟右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,就是因为早些年李哥提拔了小刘兄弟做伍长,而没有提拔你,所以你就怀恨在心,处处针对他,这次你他妈的是想落井下石吗?”

“你胡说,沙关……”

可就在他们激烈的讨论该不该去朱狗子那里寻刘玄亮时,窑洞的大门却被打开了。

是刘玄亮,他刚一进去,便看见了一脸愁容的李景福,和正在争吵当中的沙关与孟右。

“李哥。”

一听这熟悉的声音,李景福立马来了精神,他知道这是谁的声音。

“是刘玄亮,你小子失联了好几天,终于回来了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”

他连忙站起,抓住刘玄亮的一只手,焦急的询问。

见此,刘玄亮并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,看了看每个人脸上的表情。

最后他瞟了瞟孟右几眼,而孟右似乎是在刻意躲避他的目光,没有与之对视。

不过,好在刘玄亮只是瞟了几眼,便不再看向他。

“小刘,你怎么了?”

见刘玄亮迟迟不说话,李景福连忙叫喊他。

“哦,没什么。”

随后,刘玄亮便将这几天的事都告诉给了李景福他们。

李景福听到后,有些惊讶,而沙关听到后,更是勃然大怒,至于其他人也是带着一些怒气。

“妈的,该死的朱狗子,他居然敢害你,走,咱们去找他算账!”

说着,沙关就准备带着刘玄亮去找朱狗子寻仇。

不过,李景福却阻止他道:“老沙,坐下,你先听听小刘怎么说。”

这时,刘玄亮说道:“李哥,我想要一个中下型围猎场的名额。”

李景福很是疑惑,“怎么,不想报仇了?”

“报仇,我当然会去找朱狗子报仇的,不过不是现在,况且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,我必须亲手宰了他,为了林小元报仇,”刘玄亮说道。

听此,李景福知道,这只是刘玄亮的说辞而已,毕竟李景福与朱狗子的实力都差不了多少,都是在通脉境九段,而且双方的阵容也是差不多。

若是双方一旦打起来,最后只能落得个损失惨重而收尾。

不过确实如李景福所想,刘玄亮不想让他们为了自己而去和朱狗子火拼。

“小刘,你说的是什么话,你的仇可就是我们的仇,我们怎能袖手旁观呢?况且我们与朱狗子早就结下了梁子,也不差这一次……你们说是不是?”李景福义愤填膺的说道。

“是!”

头领发话,后面的手下们赶紧紧随。

对此,刘玄亮赶紧劝慰道:“李哥,你们先别着急,现在还不是与朱狗子交火的时候,等到时机成熟了,我们新仇、旧仇一起算。”

最后,李景福他们拗不过刘玄亮,还是答应了他的建议,不过李景福让沙关陪着他一去参加围猎。

在玄极门大概一年就会有一次围猎灵兽的大型狩猎活动,而参加围猎的主要成员就是宗门子弟,至于像刘玄亮他们这些奴隶,参加围猎就只能充当辅助、炮灰类等,不起眼的角色。

而这些类角色大部分都会在围猎当中惨死,不过宗门为了让他们在围猎当中真正地出力,也给予他们一定的奖励。

那便是在围猎结束后,等到宗门子弟挑选好了战利品,剩下的便归他们奴隶了,同时也让他们休息个十几天,这期间他们可以进丛林中捕杀灵兽、摘取灵果等,而期间所得无需上交,归他们自己所有。

吸引刘玄亮的不是那剩下的战利品,而是十几天自由探寻时间,毕竟那剩下的能有多少好货,好货都被那些宗门子弟给挑完了。

不过在参加围猎之前,刘玄亮和沙关来到地下交易城,想要去那里换点装备。

地下交易城坐落于奴隶窟的地下,而其主要的服务对象,一方面是宗门子弟,另一方面便是奴隶窟的奴隶,同时奴隶窟的奴隶也是地下交易城最大的卖家群体。

本来宗门子弟是非常瞧不起这些奴隶的,不过碍于利益,他们不得不与奴隶进行交易,而他们所交易的,便是奴隶们从丛林深处带出来的好东西。

那些东西虽然是好东西,但生长的环境却是极度的恶劣,那里一直以来都被宗门子弟当成禁忌,谁也不敢去踏足,除了奴隶。

虽然丛林深处的环境非常险恶,且虫兽众多,但依然有不少勇夫前去夺宝,而勇夫当中奴隶占了绝大多数。

不过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,为了活命,他们只能去那里搏一搏,当然去丛林中夺宝的绝大多数奴隶都没有回来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逃了出来。

而那很少的一部分人中,他们大多都会选择去地下交易城处理他们的东西。

此刻刘玄亮和沙关穿着黑袍到了地下交易城的大门口,在他们给守卫缴纳了一定的灵币当入场费后,便乘坐升降车,然后便来到了地下交易城。

这里昏沉沉的,阳光根本照不进来,路上只有一些灯烛和萤石可以照亮点,而行人很多都是穿着黑袍子来隐藏自己的身份,毕竟宗门对这里也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这里除了基本的规章制度外,其他的都不是规矩。

寻仇杀人、杀人夺宝,在这里是常有的事。

“这位爷,看过来呀,来玩一玩嘛。”

一处萤石照得通亮的楼阁处,几个艳妇不断向过往的人群招揽,而周围的不少人都被她们给迷住了,最后进入到妓场中。

这是地下妓场,不过里面的女子都是女奴。

“唉,听说这妓场的背后是一位喜欢女奴的变态总管开的,这些女子也够可怜的,她们只能出卖自己的肉体来赚取一点灵币,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,不过在场的人哪个不是苦命人,都是顶着奴隶的身份艰难的活着,”沙关无奈的叹气道。

听此,刘玄亮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眼中的不屈更加坚定了。

随后,刘玄亮和沙关路过几家赌场后,便来到了地下交易城的集市处。

在这里各摊位上的物品,大多都是从丛林深处带出来的东西。

刘玄亮他们先是在这里买一些基本疗伤药和丛林用具后,便开始闲逛了起来。

可突然,沙关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们。

“小刘,后面有尾巴跟着。”

听此,刘玄亮想要回过头看看,但被沙关阻止了。

“别回头,把他们甩掉再说。”

于是,刘玄亮和沙关一起左拐右拐,绕过了许多巷道,才把后面的那几人给甩掉了。

“呼呼,妈的,怎么回事,那两人呢?”石合气急败坏的喘气道。

此刻石合气愤极了,原本他领着他三个手下追着刘玄亮他们好好的,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人就没了。

“妈的,不行,你赶快回去禀报朱什长大人,就说刘玄亮和沙关两个家伙在这儿,让他赶快带人过来,将两人给捕杀了,”石合立马安排手下回去报信。

“去哪儿啊,既然来了,那就别走了。”

突然,他们背后那条昏暗的巷子中,逐渐走出来两个身影。

那两个身影,正是刘玄亮和沙关二人。

“你……你们怎么……”

石合惊恐极了,想要说话,但他紧张的要命。

“你们是朱狗子的人吧?”刘玄亮首先问道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是,对,我们就是朱什长的手下,若是你们敢动我们,朱什长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”石合身后的一手下叫嚣道,而另外两个人也是嚣张至极。

妈的……此刻石合真想骂娘,这三个蠢猪,这都啥情况了,竟然还敢乱说话,是真的不知道刘玄亮的手段吗?

“很好,既然是朱狗子的手下,那我们就好好招待一下你们。”

说完,他就慢慢走上前。

一会儿后,石合的三个手下被抹去了脖子,而他自己则被揍成猪头了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“刘大爷,沙大爷,饶了小的一命吧,小的有重要情报告诉你们。”

说着,石合连忙从怀中拿出一张残破的卷轴。

对此,刘玄亮他们两人很是疑惑。

“这是……晋灵果的图……”

“晋灵果!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长安星君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gyly.com/xiaoshuo/434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