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_刘玄亮,林小元《邪刀》在线免费阅读

“哞!”

顿时,独眼铁牛痛苦地嘶叫,独眼中更是涌出大量的鲜血。

可刘玄亮却不管这些,他直接从灵囊中取出另一把长刀,然后拿着它向独眼铁牛的牛嘴捅去。

这时的独眼铁牛想要出声,可是它已经发不出声了。

望着嘴里插着长刀的独眼铁牛,刘玄亮并没有心慈手软,他直接猛地用力,狠狠地将长刀推进到牛的体内。

霎时,鲜血溅得他满身都是。

不一会儿,随着大量鲜血的流失,独眼铁牛痛苦的死去了。

“刘大哥……”

刘玄亮刚想歇息一会儿,就听见那四人的声音,他来不及多想,直接从独眼铁牛的尸体上拔下犬神刀就冲了上去。

“还好吧?”他来到那四人的面前,询问道。

“刘大哥,你终于来了,你要是再不来,咱们四个可就要交代这里了。”

见到刘玄亮及时赶到后,那四人激动的痛哭流涕。

虽然刘玄亮见不得他们这副表情,但是在瞧见他们有几个受了重伤之后,他只好扔给他们几瓶上好的疗伤药,让他们去一旁疗伤休息,而自己则独自去对付这一头独眼铁牛。

“哞!”

这头独眼铁牛在瞧见同伴的惨死之后,面对刘玄亮眼中多了些恐惧。

而刘玄亮对此,没废什么话,直接提着犬神刀就上。

不过,在有了第一次经验之后,他现在行动起来倒是得心应手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把这头独眼铁牛给宰杀了。

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停歇,而是去伏文、雷特那里,协助他们杀牛。

有了刘玄亮的介入后,伏文和雷特的战斗就轻松多了,没过多久就结束了战斗。

不过,当刘玄亮看向沙关那里时,他却不敢行动了。

只见那头独眼铁牛的一只角被打断了,背部上的一块血肉都被撕开了,而沙关也没好到那里去,一只肩膀上的血肉也被撕开了,并且更可怕的是,他的一条大腿骨都被撞断了。

这么说来,接下来的战斗沙关很难躲避对方的攻击。

没办法,刘玄亮,伏文和雷特三人只能参与其中。

不过,当他们想要依靠一些奇怪动作来吸引独眼铁牛首领时,那头牛居然不理会他们,而是死死的盯着沙关不放,仿佛认准了他一样。

最后,沙关正面硬抗独眼铁牛首领,而刘玄亮等人拿着刀,在独眼铁牛首领的伤口处来回划动,给它放血。

噗通!

一会儿后,随着独眼铁牛首领的倒地,刘玄亮他们也都累趴下了。

他们趴在那些牛的尸体上大口喘气,“哎呀,不行了,不行了,下次绝对不能干了,妈的累死了……”

虽然这次的风险确实高了点,但他们的收获还是蛮丰厚的。

歇息了一会儿,他们便把这几头独眼铁牛给分割了,一些关键的部分,比如:牛角、独眼珠子和牛皮,还有最重要晶核等都给弄下来了,扔进灵囊中,准备拿去地下交易城交易。

至于剩下的牛肉,基本上不怎么值钱,并且他们也舍不得拿去卖,毕竟他们可是很久没见荤腥味了。

夜晚,丛林的低洼之处散发着湿热的沼气,他们选了一处高地洞穴作为栖身之地,那里比较干燥。

篝火旁,沙关他们饥肠辘辘的盯着火堆上的烤肉直流口水,而刘玄亮则在一旁为他们烤制着肉腿。

原本沙关他们就穿得破烂,再加上这幅样子,简直就像从牢中跑出来的饿死鬼一样。

呲呲——

“熟了,熟了,快……”

还不等刘玄亮为他们分食,伏文和雷特就冲了上来,不顾烤肉的滚烫,一把夺过烤牛腿。

不过就在他们准备下口时,却是听见了一声干咳,“咳……”

他们一瞧,居然是沙关,而沙关又是干咳了一两声。

伏文和雷特立马会意,他们赶紧一脸笑嘻嘻的将烤牛腿献给沙关,“沙哥,这……您先吃吧……”

“懂事,懂事啊……”

说着,沙关一把夺过烤牛腿,可就在他准备一口咬下时。

他却是瞧见刘玄亮正看着自己,顿时他有些不好意思,尴尬地脸红了。

“唉,这个……你们先吃吧。”

说着,沙关拿起一把短刀,几刀下去就把整只牛腿给分割成好几块,然后他大方的分给了伏文和雷特他们。

而刘玄亮见此,很是满意的笑了笑。

他拿起一只正在烤的牛腿肉,递给了沙关,“喽,给你,五分熟的你应该吃得惯吧。”

见此,沙关一笑,拿过牛腿肉就撕咬了几口,脸上露出了极其享受的表情,“嗯,还是带血丝的肉好吃,美味。”

一边说着,他拿起一杯热腾腾的牛血就喝了起来,还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迹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
见此,刘玄亮也是一笑,然后也拿起一杯热腾腾的牛血,喝了起来,并且也是一副享受的样子。

两者相视一笑,看着正在疯吃的雷特他们,他们又是一笑。

场景很是和谐的样子。

“看来,我是习惯了这里,但是我依然忘不了那一晚……”

悲从喜来,望着天上的明月,刘玄亮又生出了丝丝的思念。

“哥,我好想你……”

……

下半夜,沙关等人早已酣睡过去了,而刘玄亮则独自在洞穴外的火堆旁守夜。

“人孕火经……”

此刻刘玄亮正在火堆旁翻看着一部名为人孕火经的书籍,而这部书籍正是从当初典山遗落在营地废墟的赤色灵囊中翻找到的。

“人孕火经,乃是我火雷殿火云峰精英弟子初学功法,等等……”

“火雷殿火云峰,精英弟子,这……”当刘玄亮翻看到人孕火经首页后,他顿时一惊。

虽然他想到这部功法是火云峰的,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部功法居然是精英弟子才可以修习的,不过当他想到典山时,他却是明白了,毕竟以典山的身份想要得到这么一部功法那还不是简单的事。

随后刘玄亮仔细的将人孕火经看阅了好几遍后,他长叹一口,“好,真的太好了,你觉得呢,犬神?”

“嗯,确实不错,人有五行,金木水火土,对应其五脏,心之火,而人孕火经的作用就是将人体内的心火给激发出来,将其孕育成长,并且每个人的心火不同,内心世界是什么样,其心火就是什么样,”犬神看完人孕火经后,说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助我一臂之力吧。”

说罢,刘玄亮也不待犬神答应,他直接盘腿闭阖,然后按照人孕火经的心法,进入到了自我的灵海中。

可当他进入到灵海中时,除了他自我所在的地方以外,其他的地方却是一片漆黑,没有一丝的光亮。

“怎么回事,当初的灵海可不是这么黑的,怎么这次?”

正当刘玄亮疑惑时,却传来犬神的声音,“不用疑惑了,这是人孕火经描绘的正常现象,你现在只要沉浸下心来,找到自我的心火就可以了。”

“沉浸下来……可是,为什么我居然沉浸不下来了,心好杂乱,好乱……”

此刻刘玄亮想到了许多,林小元的惨死,宣灵儿的微笑,以及他哥刘玄明的灵体……这一系列的事情化为了记忆碎片,在他的脑中不断飞转。

“啊,好痛……”

此刻刘玄亮疼痛不已,脑袋像是要炸裂了一样。

“心之火,源于心,由心而生,什么样的心就决定什么样的火,那我的心是怎么样的呢……”

刘玄亮忍着头痛,艰难地向黑暗之中走去。

但是黑暗之外,还是黑暗,仿佛这黑暗是无边无际的。

刘玄亮不知走了多久,他突然看见一丝烛光。

见此,他兴奋极了,他赶紧跑过去。

可是,当他逐渐靠近一看,那一丝烛光瞬间变成一片火海。

“这……这里是丰城……丰城……”

他猛地回想起了一切,这里正是当初的那片火海。

“哥!”

他突然,看见在一处悬崖之上有一个白衣青年背对着身后的火海,准备就此跳下,而其下的一个少年想要阻止。

“哥,不要!”

他连忙跃上悬崖,扑向那青年,想要抓住他的手。

可是,当他抓过去时,却是穿过了青年的手。

刘玄亮愣住了,沉默了几秒之后,他看着不断下坠的青年痛苦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当初死的人不是我,而是他?为什么,我救不了他?为什么他又要在我的面前死去……你告诉我,贼老天!!”

“好,既然要死,那我就陪你一起去死,反正没你,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根本就没有意义。”

说罢,刘玄亮一跃而下,向着那道身影追去。

这时,那白衣青年跳入火海当中后,便和火海中的几个黑影厮杀了起来。

可刘玄亮并没有因此停住,而是继续下坠,而这下坠仿佛根本没有尽头般,一直坠落。

他就这样向上看着,那白衣青年与那几个黑影打斗。

每当青年被打时,他的心中是多么的心痛啊。

“那些人到底是谁?”

可当他看向那几个黑影时,其中一个黑影也看向了他,血色眼瞳与他四目相对。

只是一个照面,刘玄亮立刻被那一道冰冷的血色击得灵体重伤。

“它是谁?好强……”

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了,他已经看不见白衣青年和那几个黑影的身影了,就连火海也变成了一只烛光。

“难道就这样了吗?可我好不甘心啊,我还没有复活小明子,还没有为他报仇,难道要让我就此死去吗?”

可就在这时,他的脑海深处却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“刘玄亮你愤怒吗?你仇恨吗?你想不想要为你哥报仇啊?”

“我……想……”

“那就将愤怒和仇恨化为力量,燃烧,燃烧吧,复仇之焰……”

突然,刘玄亮的灵体燃起了熊熊大火,而在外面他的肉体也是瞬间燃起了火焰。

“成功,真的成功……”

可就在犬神高兴之时,他立马感觉到了不对。

“妈的,这火怎么越烧越旺了,再这么下去,他的灵体不被燃烧殆尽才怪。”

“不行,得把他转移到其他地方,将火给扑灭才行!”

正当犬神准备把刘玄亮移到其他地方时,刘玄亮突然醒了过来。

不过他的双眼却是燃烧着火焰,他死死的盯着犬神。

“妈的,完蛋了,他入魔了……”

一会儿后,一道火焰冲天而起,同时将大片林子给吞噬了。

“那是……心火……”

“典老鬼,你们火云峰的人孕火经就这么恐怖的吗?”黑发中年男子尚禝,惊讶的望着远处的冲天而起的火焰。

“这心火怕是和当初典刑激发心火不相上下啊……这人会是我火云峰的谁呢?不过,不管是谁,我火云峰又出了个‘典刑’,此事要是让峰主知道了,怕是又得让他高兴一阵子,”赤发男子典石欣慰道。

瞧见典石那一脸得意的表情,尚禝心中很是不爽,“切,万一那人不是你们火云峰的人呢?”

“额,你他妈的说什么,只有我火云峰的精英弟子才可以修习人孕火经,若他不是我火云峰的人,还能是谁呢?你水浪峰啊?!”典石一脸怒气道。

“好了,都别吵了,等一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,”这时白发老者白丹说道。

听到白丹发言,典石、尚禝二人不敢多嘴了。

“不过,刚才我观冲天而起的大火,火中充斥着满满的愤怒和仇恨,这种人虽有才,但也是一个祸害,若是不能教化,典石你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白丹突然阴冷道。

“是,白师叔……”

“那就走吧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长安星君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gyly.com/xiaoshuo/434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